末位涉念

国旻洁癖,强拒zt/95。
喜欢打游戏

存档
滚去复习

是天最。
很水的短打,存档。@Field 给她的。

国旻
那首歌真好听 可惜我不知道名字

穷途末路-国旻

lof又吞文...走图片吧
所以我这个文里基本都有16+要素的会死吗……

-倦鸟栖居之所。


梦?
他愣住了。
人类是没有心的生物。当造物主在云端高歌,梦境便乘天使的羽翼落下,遣入大千世界。香甜抑或苦涩,梦的表翼附着它的味道,而这滋味常被人遗落,转而嵌入海燕的鸟喙。
梦说它做不到, 没有鲜活跳动的心脏又何来梦一说?它喜爱亲吻海燕,亲切的是阳光地下在那坚硬表壳上的明黄色。也许它的前身也是波浪懒倦的海岸边,那千万双折去飓风棱角的羽翼中某一对的主人,而同类之间不分雌雄总是亲切的,那留存至今的情节大抵是那一世柔软的缱倦所残留下的波点,于是它拥抱它们,交颈厮磨,拥吻。
可我是个梦呀,它有些难过,梦不是鸟带来的归巢的礼物,而是人挣脱疲惫的温暖所织成的宝物呀。于是它找,然后他出现。扑通扑通的,梦忽然累了,软了,比一朵云更惹人怜爱;它仿若一只倦鸟, 一只经受一日波折的海燕。它不再飞了,折断的双翼依旧成熟而美丽,连血液也是明亮的蓝色,像他晶莹的眼睛。
他轻盈,洁白,柔软,的的确确他存在,的的确确他融化梦走来。
他睁眼看,气息翕动仿若蝶翼扑扇。他呀地叫了一声,低软的气音抑止在嗓子里,像是后院里小猫的一声喘。他浮着云向前走。世界颠倒,旋转,坠落而后变换。他看见一路绵延的风,吹散了红色的月亮;鲸吟犬吠,烟雾托着他两只细小的脚踝,像是走在水底。的确是的,他想。他又看见水底的石砂五光十色,人的脸被波影扭成奇怪的形状;柔软的沙砾化为沙漠,一头肥胖的大象席地而卧。烟托着他的肢体和思想一齐上浮,来到闷热的斥满情欲的海面,却非预料好的俗世灯火阑珊入眼。他抬起脸更好地观察波光粼粼的海面。是海燕,他于是盯着那些受了无端佑护的生灵栖入丛林的浓荫。
我死去了吗?他又思考着,然后回望。太阳的余烬是深蓝色,海风和夜一齐向他迎面扑来,咸湿的。
对的,他想起来了。
原来这是个梦呀。

Fin-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半夜三更起来短打的脑洞,堆一堆。
希望在初三之前写出自己想要的东西的70%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