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位涉念

国旻/飞咻 zt/糖鸡天雷左拐 团偏7/5/2
写文的 也画画 主业追星
还有和女朋友恋爱

金泰亨把着他的肩,喉结勾着齿印,甜腻的不知是玫瑰还是情话。闵玧其本就是一场举世无双的盛宴,摇摇欲坠,正巧在金泰亨身下瘫倒。于是他说,闵玧其,闵玧其你不爱我。闵玧其嗓子里混着低浊的烟雾,调匀威士忌和他的一百种味道。

是,爱太俗了。闵玧其一字一句咬牙切齿,就像个风姿绰约的疯子。可惜金泰亨恰好爱他狂得发狠的模样,唇齿碰撞,他闭上眼。

可我将你吞噬,你震颤之余无色无力。


为什么lof老给我推对家太太,兴致勃勃点进去就被踢飞出来,靠

C1


- 飞咻 兼有少量国旻

- 女装小猫出没注意⚠️🐱

- 非正式文段 我写得开心你看得开心足矣^ ^


*金泰亨,就读于首尔市A大音乐系,目前是大二学生。每晚6点到10点,准时出现在打工地点——市中心商业区的一家奶茶店。目前最大的愿望是大三毕业后出国旅行,旅费筹备中。


1.

奶茶店店主朴智旻,金泰亨关系最好的学长,A大舞蹈系毕业生。

空有一身才艺,却跑到市中心开了一家奶茶店,副业美食博主,就是为了“方便照顾他”和“给他做世界上最好吃的菜”。

言者田柾国,身份朴店长男友,游戏主播兼网红唱见。

一有时间就来店里找朴智旻,俩人腻歪得紧。

于是营业时间常常一发不可收拾,掌柜位置长时间空缺。

妹子看不到小哥哥,失望之余转身就去了别家,生意日渐冷清。


金泰亨一来应聘,朴智旻眼都瞪直了。

“泰泰?你来应聘??”

“嗯。”

“!!”

果不其然,金泰亨上岗后吸引了无数小姐姐的目光,销售量疯狂飞升。


2.

快到点了,金泰亨一边计算今天的营业额一边想着明天的早餐。

这时耳边传来高跟鞋的声音,由远及近。金泰亨抬起头,准备用微笑迎接今天最后一位客人。

“请问......”

烟嗓的女性很少见,这么好看的就更少见。

金泰亨有点儿晕,连公式化的台词都忘了。

很柔顺的黑发贴着白皙的脸,小巧的鼻头,嘴唇淡粉,像裹了水渍的樱桃;猫儿似的眼一闪一闪,金泰亨的心都快化了。

操。

“请问还有薄荷奶绿吗……含糖度低的那种。”

“啊,有的。小姐稍等。”

金泰亨露出一个八颗牙的标准笑容,转过身去兑茶。

操他妈的,金泰亨,你怎么回事,怎么看到人什么都给忘了。

想是这样想,还是忍不住支起耳朵去听身后窸窸窣窣的动静。

“哈啾。”

也许是天气太冷,身后的人打了个喷嚏,又吸了吸鼻子。

金泰亨抖了下手,差点把瓶里的薄荷倒掉一半。

完了......金泰亨想,太他妈可爱了吧。


3.

那位小姐经常光顾。

金泰亨把兑好的薄荷奶绿很小心地放进包装袋,对面的人支出半只手很小心地接过来。

金泰亨瞄一眼她啃得参差不齐的手指甲,熟门熟路报价:“少糖加薄荷,12元。”


小姐姐离开的背影很好看,高跟鞋蹬蹬踏踏,裙摆下的大腿裹住小片阴影。

他看得入迷。


4.

“您真是太照顾我们生意了,”金泰亨仔细地点好钞票放进柜台,“真的非常感谢。”

短发的小姐没回话,只是捧着奶茶小口啜饮。她刚刚是不是抬眼看我?金泰亨不确定。

“您每次都点薄荷奶绿,下次要不要试着换个口味?我们店的新品味道的确不错,推荐您试一试。”

这下他看清楚了,她的确在看他,猫儿似的眼向上挑起一个弧度,但她仍没有表情。

“...你不用跟我说这些.....”

她生气了?金泰亨哑了哑,不喜欢别人推销?

她略微埋了埋头,提起包就向外走。

“还有,下次不要再用‘您’来称呼我了,我叫闵玧智。”


5.

闵玧其这人各方面都好,唯一的癖好是女装。

穿上小短裙,戴上小短发,毛呢大衣毛绒帽,口罩稍稍往下拉。

换装完毕时他总会舒一口气。现在没人能认出我了。

包括他。


6.

他怎么那么傻?闵玧其泄愤似的把假发扔到床上,双脚交替蹬掉高跟鞋,用食指勾住丝袜向下拉。

从大三开始就注意到这个小学弟了,莫名其妙又不可自拔的单恋一直持续到现在,他还是没注意到。他还是没注意到他打篮球时是谁给他买的水,他没吃早饭时出现在桌上的是谁做的便当,甚至联谊时喝醉的他是被谁送回寝室的他也一概不知。这个傻子。

闵玧其啊闵玧其,你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悲剧。

他自嘲地抽抽嘴角。也罢,毕竟有那么多优秀的姑娘喜欢他,他又怎么会注意到自己。

真可笑。


7.

所以这乏味的生活里唯一的乐趣就是女装。

精心化上淡妆,白皙的皮肤,精致的五官,谁知道这竟是A大音乐系以严谨著称的闵玧其学长?

甚至连化名他也想好了,——闵玧智,像清冷秀气的小姐姐一样。


8.

对于家住市中心的闵玧其来说,除了离学校近以外的另一个好处,就是拥有一整个商业街的繁华。

作息规律的闵玧其同学,最大的爱好是利用晚饭后到睡觉前的时间作曲。

其次就是逛街。

扮成闵玧智的模样,他从容不迫地在街中穿行,享受美食和购物的同时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。


可惜从来没碰到过他,闵玧其边走边想。

好气。要不要来点高甜度的东西虐待自己。

余光瞄到街道拐角,风铃摇摇晃晃叮当作响。

新开的奶茶店?闵玧其想,以前怎么没注意到?看样子要打烊了,不如试试?

高跟鞋蹬蹬踏踏,他上前。

“请问...”

闵玧其开口说话,同时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到柜台前。

店里的光是带着暖意的昏黄,前台那人的脸棱角分明,正对自己露出微笑。

闵玧其眨巴眨巴眼,使劲集中视线确认,一瞬间感觉活在梦里。

我操今天这什么运气。

尖叫被压制成喉咙里一声低哑的气音,他努力把声音放平。

“...请问还有薄荷奶绿吗,”他顿了顿,“含糖度低的那种。”

闵玧其藏在柜台下的手使劲捏裙角,抑制住抑制住抑制住。

“啊,有的,小姐稍等。”

金泰亨咧开四方嘴笑了一下,随即转过身去兑茶。

他没看出来吧,闵玧其眼尾都笑出了小褶子,浑身冒粉红泡泡。

哎呀,他偷偷向里瞟,背影多好看啊。

太惊喜了,喷嚏憋不住了。

哈啾。


9.

于是乎,揣着小心思的闵玧其成了这家店的常客。

不过金泰亨不知道的是,闵玧其并不喜欢吃甜食。

更不喜欢喝奶茶。


10.

好不容易等到休假,金泰亨提早回到宿舍,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扑上床睡觉。直到做的梦里全是细碎黑发摇晃的影子,金泰亨才发现这事儿。

他彻底被圈得死死的了。


然而喜不喜欢是一回事,追不追得到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
11.

闵玧智皮肤好白。

闵玧智手真好看。

闵玧智腿好细。

玧智小姐总是冷冷的。

玧智小姐脾气真好。

玧智小姐真漂亮。

玧智小姐真可爱。

玧智怎么这么讨人喜欢。


12.

闵玧智每晚8点15准时来。

所以每晚8点10分,店里便会备好一杯薄荷奶绿。

有次恰好被朴智旻撞见,他奇怪地问:“没有客人你还做一杯干嘛?”

金泰亨歪着头:“等会儿不就有了。”

“你知道别人喝什么?”

“啊,”金泰亨笑了一下,“她常来。”


13.

“果啊,”朴智旻从后圈住田柾国的肩,“你还记得我那个叫金泰亨的小学弟吗?”

“在哥店里打工那个A大系草?记得啊,”田柾国挑了挑眉,“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?”

“他好像喜欢上一个常来店里买奶茶的小姐姐了。”

“他?!”田柾国噎了口气,“那么多极花系花都没能俘获他的芳心呢,这怕不是仙子下凡吧。”

“没看到本人,谁知道呢。”朴智旻耸了耸肩,“对了,你的新曲子有着落没?”

“嗯,找到了,”田柾国露出兔牙笑,“是个冷门音乐人,不过他的曲子真的很好听。”

“谁?”

“本名...要等我联系到他本人才知道。

“艺名叫SUGA。”



tbc-

懒得修就这样吧

从现在开始练习画爱豆 虽然画的丑但是开心阿

荧光水彩笔真好 便宜又好用

是天最。
很水的短打,存档。@Field 给她的。

国旻
那首歌真好听 可惜我不知道名字